流雨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不
深陷凹凸坑,絲毫沒有翻起的可能性。
凱吹,基本上吃ALL凱。
是灣家人!歡迎交流!

【鬼凯】兄妹


  从以前到现在,鬼狐天冲从没理解过自己的妹妹,凯莉。

  但是他清楚,与自己流有相同血液的妹妹,眼底是和自己一样的心机与谎言。

  身为狐族,本就长着一张诱惑人心的脸,配上缜密的心思,说实在话,要不被诱惑是很困难的,但是会被他们迷惑的,无一意外都是比他们还要「弱小」的孩子。

  甚至在天生有能力的强者面前,他们引以为傲的漂亮狐耳便是「弱小」的象徵,他们只能欺凌弱者,或是在有能力的人尚未强大之前,将有能之人变成己方又或者杀掉对方。

  但是那是十分困难的,因为狐族哪怕是是同族,也觊觎着对方的东西,互相猜忌、尔虞我诈的哪怕是自相残杀,也不让人意外,比例上来说直系血亲发生的桉例是比较少的,可也不是未曾发生。

  所以狐族的每个孩子,没有一个手上是没沾染着鲜血的。

  在十几年前,狐族出现了一个意外,那就是凯莉。她生下来便没有狐耳,而是有着异族一样的耳朵,也没有美丽蓬鬆的尾巴,却有着与狐族同样标緻的脸蛋。

  凯莉是狐族预言裡面的灾星,他们不是没有与异族的人结婚过,可孩子全部都是拥有狐族特徵的,如果说有一天有没狐族特徵的孩子出现,那必然会带给狐族灾难,预言是那麽说的。

  想当然的,凯莉才刚出世,就遭到了狐族的歧视,甚至有人扬言要将这个刚出世的小女孩给杀掉,可凯莉的父母不肯,当时的凯莉家有钱有势,咬牙一撑保住了凯莉,可在日后不断的被众狐族打压,最后不得已便离开了部落。

  在最初,鬼狐天冲对凯莉是怜惜的,他作为目前家族裡最有潜力的孩子,自然是备受期待,也享尽现有资源,同时利用了这些资源辗杀了不少人。

  但即便手上已经沾染了不少鲜血,鬼狐天冲仍然还是个孩子,他仍有保有幼童的单纯,对于父母也相当的依赖,他比任何人都还要期待妹妹的降生,所以除了怜惜外,他对凯莉也有一丝保护慾,可惜的是在妹妹出生后,鬼狐天冲便被以「保护纯种」的名义被接到长老那去。

  凯莉从小就被族人用有色眼光看待,其中不乏嘲笑及恶意陷害,虽说族中本身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凯莉是他们集火攻击的对象,毕竟她是众矢之的,只有攻击凯莉是他们唯一会共同欺凌的对象。

  凯莉长到了五岁时,跌破了家族的眼镜,他们发现这孩子的潜力比他的哥哥鬼狐天冲还要来得高,从此以后鬼狐天冲与凯莉再也不是单纯的兄妹关係,而是如同对手般的存在。

  成长过程中,因为凯莉的特殊,父母便更多的关注着凯莉,也没什麽机会去看看自己的大儿子鬼狐天冲,对于这个没怎麽能见面的妹妹,鬼狐天冲也逐渐没了期待,甚至慢慢有「夺走我的一切的元凶就是妹妹」的想法。

  兄妹两没怎麽有机会见面,直到发现凯莉惊人的天赋后,他们才开始会碰面,只不过是以任务为由,而且都是玩命的那种,没有一次不是鲜血淋漓的回来。

  可悲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依旧是竞争对手,比较着谁更杰出、谁更有能力。

  兄妹俩在执行任务时的对话,无一不是充满烟硝味,或许是作为竞争对手、或许这是多年未见的兄妹这间的互相试探。

  只有在兄妹生日那天,两个人才会勉强有一个能称得上是「心平气和」的相处。

  凯莉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自己的生日,也未曾主动告诉过他人,因为她从不觉得那是值得庆祝的日子。

  她在这天收到了一个礼物,署名人为鬼狐天冲。她似笑非笑的拾起了礼物,眼底有几分感到好笑,过了这天他们依旧是敌人,只有在彼此生日时才是对方真正的血亲。

  哪怕之后他们必得争得你死我活,甚至得亲自毁了对方。

  可这对兄妹仍然在彼此生日的那天,为对方送上最真挚的祝福,那或许是他们之间最真实的情感了。

一些个人认为混圈需要知道的事情

Apple:

lof很多同人作品,很多用户,很多太太。
有一些事情想说明白。
以下来自我和我身边的人的亲身经历,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同意的话请私信我,谢谢。

1.关注之前一定要看简介。

2.不要在文手/画手/coser面前拿ta与其他文手/画手/coser做比较(其他职业同上),不包括同好交流和良性竞争。

3.不要在一位太太的作品下谈论其他太太。

4.不喜欢吃一样食物,你可以选择不吃。但请不要摆出一副很恶心的样子,尤其是在你对面还坐着一位喜欢吃这种食物的人的时候。吃粮同样如此。

5.不要脚贱去踩雷,伤了土地也伤了你。

6.你发现了一位和你在某个方面志趣相投的伙伴,你和ta很要好。但是某一天你突然发现在其他的某些方面你们的观念完全不符,如果你选择尊重ta的观点,我想你们可以继续很要好;如果你为了保持所谓的“志同道合”而偏要ta改变ta的观点来迎合你,我想再多的功夫也是徒劳。

7.粉丝或许是太太们产粮的动力,但绝不会是太太们产粮的根本原因。不要去要求太太去做一些你喜欢但他们不喜欢的事情,你没有这个权利,他们也没有这个义务。产什么粮,产多少粮,给谁产粮,都是他们自己的意愿。

8.我想没有一个太太不喜欢评论。如果喜欢,动一动你的小手指,留下一条评论,我想太太们会很开心的。伸手党也请克制一下自己。

9.做一个友好、受人尊敬的外交官。

10.对于文手来说,文章是他们智慧的结晶。每个他们塑造的角色,每个他们构思的故事,都是有意义的,否则就不会出现在文章里。请尊重他们花下的笔墨与思想,尊重他们笔下的一草一木。

11.对于画手来说,每一幅作品都倾注了他们的心血和情感。在我看来,说一些类似于“这个画得好像××”的话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尤其是当太太们画的还是原创时,这种话就更显得无知。

12.不要觉得你自己有多厉害。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跳出那口井。你能做的只是一边在井里审视自己,一边想着如何跳到另外一口更大的井里去。

13.善于运用屏蔽、举报等功能。撕逼只会浪费时间和口舌。

14.每一个热爱ACG的小伙伴都是我们的家人。请善待他们,也请善待自己。

辛夷_CHOI兄弟拥有者:

《利刃》预售链接8.8日20:00开放。链接👇
《利刃》预售

希望lof压画质不要那么厉害
凯莉中心本《利刃》终于准备完毕,在8.8与大家见面啦XDDDDD邮费是150江浙沪包,188内陆哦。预售结束会统一退款的!
二宣图感谢:禁言

原作:凹凸世界
性质:全龄向
预售时间:8.8日20:00~9.2
cp:all凯莉
文手:辛夷、大山、凉粉、无邪、小凡、默玖、茶、剪刀
画手:禁言、蛋花、烫茶
pv:柳延之
代理:美攻工作室
尺寸:b5
字数10w↑↓
彩图8p
★图数总和15+★
具体价格请看预售详情。预售截止9.2

关于抽奖👇
《利刃》抽奖相关

七创社:

《凹凸世界》第二季第15、16话动画及第17话预告在各大视频平台播出!

第15话

第16话

其中15话免费播出,16话付费抢先!

罗德烈终于不用再忧心忡忡了~

“您好,您点的Flag套餐已经送达!”

其名为灾厄、名为疯狂、名为不祥......

名为——超级迷宫之主

请慢慢享用哦~

转发官方置顶WB,抽取5位粉丝每人获得挂画一幅(角色随机)!

【雷凯】魔女眼中的他

一身俗艳的粉色裙装,擦上从未上过的唇蜜,恰到好处的妆容,眼前世俗到可笑的她,嘴角却勾着一抹笑。

原先可爱的少女摇身一变,走向截然不同的成熟风,现在的她终于稍微符合「魔女」的形象。

她大概是王子看过最不「魔女」的魔女。

「王子殿下,您打算到哪去呢?」此刻她倚坐在一轮暗粉色的弯月上慵懒的开口,像是夜晚映照着星辰的大海般的眼眸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一头长发与夜色融合在一起,星型发卡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显眼,像是自己发着光似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你看不出来吗,魔女?」他露出一抹讥诮的笑,满满的嘲讽之意,丝毫没有一个王子应有的礼节,却让人不自觉的臣服于他,甚至心甘情愿的追随他。

「看不出来呢,流落街头?」同样嘲讽的表情,魔女丝毫不顾及王子的颜面,毫不掩饰的针锋相对。

也是,流亡的王子又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呵。」王子周遭开始有着闪电围绕,紫色的眼眸像是有狂躁的雷般,美的那样猖狂。

「真是心急。」魔女笑了一下,旋即将乘坐的月刃下压,俯身冲向王子。

在那瞬间,王子周遭的闪电直朝魔女而去,但被魔女轻巧的闪过,或是以星镖阻挡,待魔女来到王子正前方时,魔女将王子拉上了月刃后急速上升。

在此时王子的追兵终于赶到,看到的却是王子被劫走的画面。

在一阵兵荒马乱之后,追兵才想起这名女孩的身份,「是预知魔女!!!放开我们的雷狮王子殿下!!!!」

「身为皇家预知魔女的你做出这种事,绝对会被处以重刑的!」

「无聊死了,本小姐才不在意呢。」魔女小姐蛮不在乎的响应,甚至掏出了一只棒棒糖出来吃,那模样就像是普通的任性少女,「而且他也不是王子啊。」

「他可是海盗先生呢。」

闻言,王子……不,海盗的笑容逐渐扩大,仿佛认可似的看向魔女小姐。

「本小姐没时间跟你们玩,bye!」随手丢下一颗烟雾弹,趁着敌方视线模糊的时候逃跑,等到对方反应过来时,魔女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海盗先生,本小姐就送你到这里啦。」将月刃降低到雷狮能够着地的高度,「咦?」

雷狮在着地后,将魔女一同拉了下来。

「你是宇宙级的珍宝,身为海盗的我怎么可能不抢夺呢?凯莉小姐。」

凯莉看着他的笑容,突然也就跟着笑了。

果然改变他的命运是对的。她想。

在这样的笑容之下,哪怕是星月也会与之沉沦。

哪怕是以失去预言能力作为代价也丝毫不可惜,生活就是要充满未知才会充满乐趣。

「哼哼,本小姐可是很珍贵的,你可得好对待啊!」

【雷凯】星辰大海

他们对立着,谁也没有跨出一步,却在电光石火间,交锋过无数次。

他们在彼此的笑容看见了一样的傲气,同样绝不卑躬屈膝的灵魂。

他的眼是如同星辰般的夜空,让人不自觉的追逐;她的眼如同湛蓝的海洋,让人不自觉的向往。

看似美丽,却暗潮汹涌的足以致命。

可那正是海盗冒险的大海,魔女遨游的星空。


-------------
有点意识流,更多OOC,凯莉生日快乐!!!!!!!!!
I Love 凯莉 forever.(破英文

【凹凸?】If I die young.

【警告】巨刀甚入,非戰鬥人員請儘速撤離。
【警告】巨刀甚入,非戰鬥人員請儘速撤離。
【警告】巨刀甚入,非戰鬥人員請儘速撤離。
【告知】裡面的雷獅設定參考自狙大大《樂園之扉》的雷獅
【歌曲】If I die young.
【歌曲連結】 If I die young.
留言處也有放連結
⬆歌詞參考也是來自此連結所翻譯的

※建議搭配歌一起食用。
※寫不出雷獅萬分之一的好。
※如果以上皆能接受,請往下。

……現在離開還來得及喔,再來就不要想跑了。

如果我早逝離開了妳的身旁

「『哈,老子這算是英年早逝?』我聽見他那麼說,從他的表情看不出難過,眼裡卻帶著不知該說是豁達還是惆悵的情緒。」

請用綢緞埋葬我的心靈

「他不需要那樣高貴的牢籠。」

讓我躺在玫瑰花海之上

「他只願徜徉在自由的海。」

讓我沉入那湛藍的小河

「能夠容納一切、能夠容納他所有的大海。」

當天空被破曉籠罩

「在天空逐漸明亮的時候,我看見他逐漸隱沒在海洋的身影。」

用情歌的歌詞放開緊握我的那雙手

「那樣的決絕的讓人無法拒絕,只能心痛的看著他離開。」

神啊 請將我化作一道彩虹

「神?呵,就是他們剝奪了一切。」

讓我的七色使她忘記她逝去的親人

「他抹去他記憶的那一刻,我想令人難受的是那抹微笑。」

當她站在我的色彩當中

「我存在於他守護的世界裡,即便他已不復存在。」

就會知道與祢同在的我是多麼安全

「我在他傾盡所有守護的世界活的安穩。」

而生命並非照著你的希望呼吸

「如果可以,我多想他別溫柔的如此殘忍。」

「但、」

頭髮還尚未轉灰

「我還來不及看到他的未來。」

但她卻親手埋葬了自己養大的身影

「他便將自己的一切深埋進他深愛的自由。」

時光的利刃象徵了生命的短暫

「他的時間在那刻宣告終止。」

不過

「可是。」

我所擁有的那段

「他的表情是那麼的滿足。」

時光已讓我毫無遺憾

「彷彿一切早已讓他心滿意足。」

如果我早逝離開了妳的身旁

「他的面容會永遠那麼年輕。」

請用綢緞埋葬我的心靈

「他的心是那樣高貴,溫柔的讓人想落淚。」

讓我躺在玫瑰花海之上

「現在我彷彿看見他的身影,徜徉在他一心嚮往的海洋。」

讓我沉入那湛藍的小河

「風吹著他的頭巾,他馳騁於海的身姿看起來是如此奪目。」

當天空被破曉籠罩

「但破曉時分,那些都不復存在。」

用情歌的歌詞放開緊握我的那雙手

「在他離開的時候,我似乎聽見了誰的挽歌。」

時光的利刃象徵了生命的短暫

「轉眼即逝。」

不過

「不過。」

我所擁有的那段

「對於那些他所付出的。」

時光已讓我毫無遺憾

「他似乎絲毫不後悔。」

而我會穿著一身雪白

「只是我再也看不見前方那抹白色的身影。」

當我進入祢的國度

「我身在他守護的世界裡,哪怕他已不存在、已不存在。」

我就像我小指上的指環一樣翠綠

「但他現在必像魚兒一樣自由。」

而我

「而我。」

從未知道戀愛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

「從未知道信仰是什麼樣的一種心情。」

但她握住我手的那一剎那彷彿時間不再向前

「但他出現在我眼前的那一刻彷彿時間不再向前。」

曾經有個

「曾經有個。」

身在小鎮中的女孩

「身在宇宙中的海盜。」

說她會永遠愛著我每分每刻

「說他會永遠守護這個世界每分每刻。」

而誰會想到那屬於永恆的浪漫

「誰會想到他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賦予世界、和平。」

會被時光短暫的利刃給切斷

「卻讓自己無聲無息的消失。」

不過

「不過。」

不過我所擁有的那段時光已讓我毫無遺憾

「不過他對於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卻毫不在意。」

我要用一分錢賣掉我所作的夢

「所謂神使,竟想要掠奪屬於海盜的一切。」

喔 不

「不可能的。」

我的夢要用更多價值才能放手

「沒有人能奪走屬於海盜的一切。」

它們高貴的價值

「海盜高貴的價值。」

卻是在我死後才有

「哪怕是死去也只屬於海盜。」

而妳

「而我。」

或許妳才會聽見我生前歌頌的回音

「多麼希望能在聽到他的聲音。」

好笑的是當你離開了人世

「好笑的是海盜早已逝去。」

而人們才會開始聆聽

「騎士才驚覺海盜的溫柔究竟是隱藏的多麼深沉。」

如果我早逝離開了妳的身旁

「在最終離別的時候。」

請用綢緞埋葬我的心靈

「他是那麼的柔和。」

讓我躺在玫瑰花海之上

「漸漸浸染在如玫瑰的血之海。」

讓我沉入那湛藍的小河

「直到他被海的藍給隱沒。」

當天空被破曉籠罩

「天空此刻亮了起來,照映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用情歌的歌詞放開緊握我的那雙手

「人魚的歌聲彷彿在與他告別似的傳達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如果我早逝離開了妳的身旁

「啊啊,我們只能說再見了。」

請用綢緞埋葬我的心靈

「你會永遠存在於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

讓我躺在玫瑰花海之上

「你說,『塵歸塵,土歸土,鳥兒飛向天空,而我始終屬於海洋。』」

讓我沉入那湛藍的小河

「所以我只能看你向著新方向前進。」

當天空被破曉籠罩

「在最後看見的,是你披戴微光的笑容。」

用情歌的歌詞放開緊握我的那雙手

「在離別之際將最後的溫柔贈予給這世界。」

時光的利刃象徵了生命的短暫

「『生命』在這世界熠熠生輝。」

不過

「在最後。」

我所擁有的那段

「你對於『溫暖』與『光明』毫無遺憾。」

時光已讓我毫無遺憾

「唯一遺憾的僅是和騎士勝負未決。」

如果我早逝離開了妳的身旁

「你說,你現在實在是太疲倦了……」

請用綢緞埋葬我的心靈

「就讓你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要再打擾你了。」

讓我在寂靜中安詳的睡著

「最終,你沉睡在自由而寬闊的海,那個充滿理解與包容、寬恕與救贖的地方。」

好棒好棒…………(說不出更多話

七创社:

为了庆祝《凹凸世界》第二季火热开播!

官方WB“七创社”在进行转发抽奖哦!

抽5人,奖品是主角组立牌一套!

去过漫展的小伙伴们都知道这套立牌有多么美!

大家踊跃参加吧!


【凹凸】學院paro(只是放設定)

⬇学pa设定⬇

有所不以年龄区分的学院叫做凹凸学院(ry,里面存在着「能力者」跟「普通人」,能力者的能力就是在凹凸大赛里的能力(?),平时普通人跟能力者是一起上课的,并不会特别区分开来,能力者之间能知道谁是能力者,普通人知道谁是能力者这件事不会有任何影响,通常普通人会有点害怕能力者。

喔你问为什么会有普通人吗?那当然说因为我想混在里面啊(给我醒醒,喔好啦其实不只这个原因,抱歉继续。

学院里面仍旧存在凹凸大赛……或许说是凹凸大赛也不对,虽然它没有凹凸大赛那么残酷,但它仍旧是残酷的,得到能力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不是吗?

能力者原本也是普通人,要透过某种方式才能成为能力者,不过能确定的是,能力者必须是学院的人,而入学方式有很多种,可以是推荐入学(借用之前官方的学pa),也可以是藉由入学测验(测试里可能有暗语或是密码之类的),如果在某个方面特别突出,也有可能收到入学邀请函,当然也可以在一开始以普通人的身份入学,若是有人举荐,说不定就有机会成为能力者之一。

凹凸学院可是最喜欢充满梦想的学生了。这句话来自凹凸学院的负责人,丹尼尔主任,这所凹凸学院是由创世神创办。

学院并不会介意学生的身份,不管是贵族或是通缉犯,在这里都是一视同仁的,不会有任何的区别。

能力者要完成各个任务,难度愈高、件数愈多,理论上积分就会愈高,会相应的影响到排名,在第一轮采取前一百名,排名在百名外的人便会失去能力,会有相应的惩罚。

惩罚是失去自身最重要的东西,这项规定似乎有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啊、也可以夺取别人的积分。

就算是能力者,也得像普通人一样维持好成绩,否则也会有处罚,但是处罚并不会太重,也不会失去能力,仍是要把成绩保持好就是了。

大概这样。所以说我为什么只是想写个西皮要写这么大的设定ㄋ,搞到后来我连西皮都不想写了。(不

啊……我也許没有要写(醒醒

【卡凯】陪伴(上)

01

  雷狮海盗团的智囊卡米尔以及声名远播的星月魔女凯莉,有个众所皆知的共同爱好————甜食。

  不过就算有共同的爱好,他们也没有因此认识彼此。

  直到今天。

  「不好意思先生,你要的月光慕丝以及草莓蛋糕都刚好被前面一位小姐买完了。」眼前的裁判球残忍的宣布这个消息,一向冷静的卡米尔在听到后,难得露出失望的表情。

  「喔?你很懂嘛。」刚才排在卡米尔前面的少女对他这么说,眼底有着遇到同类的笑意,「怎么样,要不要跟本小姐一起吃甜点聊聊人生呀?」

  「……星月魔女?」卡米尔辨识出对方的身分,略带警戒的盯着对方,「你有什么目的。」

  「找个同好算不算?」少女依旧笑嘻嘻的,似乎并不在意对方警惕的态度。

  或许是少女的笑容太过于友善,又或者甜点对他的吸引力实在太大,防备心一向极强的少年,鬼使神差的接受了少女的邀请。

  「那么就请多指教啦!」少女的声音就跟她的笑容一样甜美,她开口邀请,「卡米尔,赶紧坐下吧。」

  「妳知道我的名字。」一边说着他也一边坐下,丝毫不意外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在凹凸大赛中孤身一人的星月魔女,怎么可能没有优秀的情报网。

他的名字在凹凸大赛中,即便排名在百名之内,名声也并不算响亮,他所在的「雷狮海盗团」名声才能说是威震八方,况且队友的武力值是如此突出,他没被特别注目也并非一件怪事。

鲜少有人能在一开始便发觉他在雷狮海盗团的位置是担任「脑」,甚至有人认为他是被庇护的存在,但是如果没有卡米尔,雷狮海盗团的知名度是不可能发展的如此迅速的。

撇去亲情,卡米尔与雷狮的关系就像臣子与王,臣子的能力会牵动着王拓展的速度、成功与否,有缜密思考的卡米尔,及拥有王者之风的雷狮,无疑是最好的组合。

  「你不也知道我是谁吗?」少女笑咪咪的说着,接着挖了一口草莓蛋糕后送进嘴里,一脸幸福,「真好吃!」

  仿佛是被少女的笑容感染,少年的眼里多了一丝笑意,同时也开始进食他最喜爱的甜品,同样露出幸福的笑。

  并不是对凯莉没有防备,而是在一开始他便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对方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因此他能很确定,她并没有下毒。

  即便是最为缜密的「脑」,他也奉行着「看到好处就要抢」的海盗作风,何况少女都邀请他了,拒绝岂不是对不起对方的一番美意吗?

  再谨慎的海盗,都是海盗,何况他们的成员里都有个随时可能背叛的宇宙通缉犯帕洛斯了,那么身为军师的他是个海盗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卡米尔觉得,在享用甜点的时候有个人陪伴似乎也还不错。

02

  在那一次相遇之后,他们已有多日未见,并没有特别想念,只是听闻到对方的消息后会比以往更加留意。

  宛如萍水相逢,却又渐渐融入对方的生活。

  「啊,卡米尔,要不要跟宇宙级的珍宝一起喝下午茶呀?」在甜品店再次遇到了卡米尔,凯莉笑笑的对对方发出了邀请。

  「好。」

  「果然甜点的美好只有卡米尔能懂!」她一边抱怨一边搅拌着果汁,看起来很是懊恼。

  「怎么说?」卡米尔则是专注于眼前的蛋糕,一面听取凯莉说话。

  「紫堂幻总是对于积分斤斤计较的。」她不满的说,嘴角沾上了鲜奶油的她,看起来就像个闹脾气的孩子,「积分不就是拿来花的吗!」

  「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妳一样能压等。」他微微的摇头,语气带着几分无奈的味道。

  「我就当作这是卡米尔对本小姐的称赞啦?」她的眼底闪烁着狡黠的光芒,露出了得瑟的表情。

  「是是是,妳說的都对。」卡米尔有些敷衍的回答,但是他没发现,这句话包含着宠溺的感觉。

  该不会把压等的几分都拿来买甜点了吧?他想了想竟笑了出来,惹得对面的凯莉满头问号的看向他,而他随后恢复了原本的表情,什么也没解释。

  卡米尔跟凯莉的现在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硬要说的话他们目前就是熟悉的陌生人,只是目前没有利害冲突,说不准他们下一次见面就会是敌人。

  所以凯莉没有问过关于雷狮海盗团的事情,卡米尔并不是跟金一样毫无心眼的人,如果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破局了也不一定。

同样的卡米尔也不会去问凯莉接下来的打算,他们现在的关系正好处于微妙的平衡点,谁也不打算打破,或许他们就只是以这样不上不下的关系,利用着「同为甜品爱好者」的借口来掩饰自己需要一个放松的空间,以及一个不让自己感到压力的陪伴。

即便卡米尔总是跟着雷狮行动,身边也有帕洛斯以及佩利,但他总不免的感到紧绷,雷狮是他所追随的对象,帕洛斯需要堤防,佩利太没有心眼,长时间下来他竟发现自己愈发的喘不过气,只有在吃甜食的时候能够舒缓下来。

  至于凯莉,对他而言就是个意外的存在了,以一个邀请者的姿态将他带进了另一个世界,却又用似敌似友的态度模糊他。

  暧昧不清,是他们的最佳写照。

  「卡米尔,你在想什么?」直到凯莉开口令他回过神来,卡米尔才惊觉自己已经恍神了好一段时间。

  「没事。」他压低帽檐回答了凯莉,凯莉也只是耸耸肩后便不再追问。

  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那么的靠近,又那么的疏远。

  如果问卡米尔是否将凯莉当作敌人,他会回答不是,但是如果又问他是否将凯莉当成朋友,他会犹豫一会然后摇头。

  但是他喜欢像这样的陪伴吗?无疑是的。


---------------

希望不要崩壞太大。